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学科教研 >> 小学语文 >> 内容

农村细节(五题)_教案宝玉_小学语文_学科教学_德阳市教育科学研究所

时间:2013-5-5 12:33:3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 麦场                     圆圆的、平平的,一片、一片。或在村庄中心,或在公路沿上,或在果园旁边。   秋天最为显著的标记,就这样不知不觉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麦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 圆圆的、平平的,一片、一片。或在村庄中心,或在公路沿上,或在果园旁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秋天最为显著的标记,就这样不知不觉拼帖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一样的春种秋收过,一样的扬花灌浆过,一样的招蜂惹蝶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是土地的一部分,提前奉献出该奉献的一切,比如:熟得早的冬麦、黄灿灿的油菜、低着穗头的青稞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是跟麦子有亲缘,还是被秋天看上了眼?是挨农人的心坎儿近,还是村庄要让你展开笑脸,看看浩荡的晴空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田野的麦捆来了。有南坪的、北山的,有东沟的、西岭的。平日不见面的麦捆,此时团聚了,手相牵、心相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惹人眼的、醒目的是那些麦垛。圆锥形的、蘑菇形的、雨伞形的。高高矮矮、大大小小,挤在一块儿,张望远处田野里曾跟它们一同生长过的包谷、洋芋等农作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在麦场眼里,这些麦垛,是用自己的手掌撑起来,捧给千年村庄的春夏秋冬、捧给朴实农人的衣食住行、捧给人类历史的亘古绵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赶牛的吆喝声、碌碡的咯吱声、梿枷的击打声过后,麦垛就变成了草垛。在麦场看来,麦垛也好,草垛也好,就连堆放在沿儿的几捆截口正流汁水的湿木柴,也会像亲人一样装在心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打碾过后,黄灿灿饱满的麦粒,就映在农人脸上,那是笑容、自信、幸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麦场看到:大大的、圆圆的天空,也是一个麦场,太阳的碌碡不停打碾着日月、打碾着四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麦粒归仓后,麦场做了个隐身术,一下子躲进去,与土地混在了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土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白的、红的,拳头大的、碗口大的。跟土挨得近,清净地活在大地温暖的怀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春雷惊醒后,从厨房旮旯深深的窖里坐起身,告别兄弟姐妹,掀开窖口麦秸编成的圆圆的草盖,爬上来。揉揉惺忪的睡眼,就见浩荡的阳光、和煦的柔风,已守侯在农人清寂的院子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圆圆的土豆身上,有多少芽眼,就有多少个种子。呈三角形方向的刀尖小心插进躯体,取出一个个芽眼,留下大半汁多肉厚的给农人享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土豆看来,那些脱离了躯体的芽眼,能认得来去的路,能发展自己、壮大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土豆一生的梦想、一生要行走的路,都在土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春天的沃土够宽容的,把什么都想接纳。犁铧或铁掀挑开地的门帘,就进去了。那里,有草木灰、人粪尿、水土、养分、地气、温暖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送行的,有农人的嘱咐、阳光的爱意、春风的柔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从窖里出来,到地里进去,大概就三两天吧!眼见的风吹日晒也好,阴晴圆缺也罢,也就那么三两天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有句话叫“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”。这,土豆能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薄薄的、硬硬的一层板结的土块顶破后,白嫩的幼芽探出来,先是铜钱般大,再像刚出生婴儿的小手,一片一片,伸开伸展,绿绿的、嫩嫩的、翠翠的,铺盖住整个地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深藏于泥土的土豆,通过粗壮的枝秆,向外界交流思想。那些肥厚的叶片、绕飞的昆虫、飘散的清香、或白或紫的鲜艳花朵、跳闪于叶面露水中的晨光,都是土豆从大地深处说出来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秋风吹起时,叶子先是暗灰,再是黑褐,蔫了、枯了。遮盖过好长一段时日的地面露出来。蹲下细看,一道道地皮开裂着,显出或白嫩或被太阳晒绿的土豆。沿边一铁锨插进去,后压前挑,翻起散开,便哗啦一下蹦出鲜亮、白嫩、硕大的土豆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车载的车载、马拉的马拉、人扛的人扛,趁风寒霜冻前来到农家的地窖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从地里出来,到窖里进去,大概就三两天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土豆一生的梦想、一生要行走的路,都在土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铁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在农家院子里、门背后、墙旮旯,都能见到竖立的铁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是农人的一只手、一条胳臂、一位伴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由两部分组成:一为木柄、一为铁刃。若说自然的随意、谦和、朴实的天性,代表了木柄的话,那么农人起早摸黑、春种秋收、生生不息的韧性,就代表了锋利的铁刃。与土地朝夕相处、摸爬滚打,就是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,也就是说,一把铁锨,便是农人亘古不变的生活方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铲掉院子里、路上的积雪,用得着铁锨。栽种蔬菜、运送粪肥、深翻收割后的土地,用得着铁锨。填进牛羊圈里的干土、清除山路上的土块、石头,用得着铁锨。人殁后到山坡挖下葬的坟坑,也用得着铁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有时农人独自察看田间地头,觉得寂寞,顺手就把一把铁锨夹在腋下,或扛在肩上,这样,就觉得心里塌实,就有了依靠,就有了奔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铁锨与农人形影不离。白天阳光下农人外出劳动,铁锨调皮、灵巧的影子在身边晃动。天黑时,那影子就伏在农人身上,睡在农家温热的土炕上,梦着农人的梦,忧伤着农人的忧伤,希望着农人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铁锨又是一面镜子。虽然身处在不起眼的地方,但它的或明亮、或锈迹,能映照出农人的勤劳与懒惰,也能预测出庄稼的丰收或歉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疲惫的时候、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们发现铁锨的刃上落满一层铁锈,或沾满了田间的泥土。捡起地头碗碟的一块碎瓷片,蹲在田埂上,对着铁锨咯吱咯吱擦。到了晶亮晶亮时,铁锨脸上一片灿烂,还把天上的阳光,努力反射给擦铁锨的人,作为一种报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岁月催人老。时间磨损着铁锨。我想起了希尼诗歌《挖掘》里的句子:“粗劣的靴子踩在铁铲上,长柄\贴着膝头的内侧有力地撬动\他把表面一层厚土连根掀起\把铁铲发亮的一边深深埋下去\使新薯四散,我们捡在手中\爱它们又凉又硬的味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我不知铁锨“贴着膝头的内侧有力地撬动”时忍受着多大的痛苦。面对地下的石头、瓷片、尸骨、钢钉,铁锨顾不了那么多,随主人的心意,决然插进去了。刃卷了、裂了、秃了、粉身碎骨了,就进到废品收购站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铁锨的一生重要,还是人活一辈子重要,我不得而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常常想起:农家院子里磨秃了的一把铁锨反射到屋里灰暗墙上的一片光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镰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是一弯月牙儿,挂在农业的天空,挂在农人的心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儿时的日升月落,寒来暑往,都在镰刀的利刃上,留下记忆的折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背着背篓,拿把镰刀,穿行于山坡、田埂、土丘,把那牛爱吃的草、羊爱吃的草、兔爱吃的草,一枝枝、一丛丛割到背篓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喜欢镰刀、喜欢镰刀呈亮的利刃、喜欢镰刀呈亮的利刃打开的一幅幅风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镰刀从农家外出时,把父母的叮咛、竹编的背篓、青草的绿韵、野花的馨香、蜂蝶的歌舞、动听的民歌召唤在一起、团结在一起。再宽广、厚实的季节,镰刀利刃上的亮光都能照到它的角角落落、沟沟坎坎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七月初的麦季,似乎全是镰刀的天下。镰刀想把一块块麦田拦在怀里、想把一粒粒农人汗水换来的麦籽装进仓中、想把一星星刃上晶莹的闪光映上农业的表情。为此,镰刀决然以自己钝了的锋刃来回奔走于磨刀石上,磨亮意志、磨亮耐心、磨亮坚韧不拔的毅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一块块麦田、一捆捆麦秸、一粒粒麦籽、都由镰刀收割到麦场,装进谷仓。秋季的金黄色,都由镰刀锋利的刀刃映射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一寸宽的麦镰宽,还是金黄色的秋天宽?镰刀刃上晶莹的闪光亮,还是饱满金黄的子粒亮?是镰刃上的亮光督促了麦粒,还是麦粒将一部分的光亮还给了镰刃?我痴痴地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土墙的铁钉上,屋檐下的椽缝里,常是镰刀歇脚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镰刀用岁月留下的裹满刀刃的锈衣,把自己包藏起来。那刀刃上锋利的耀眼的光,暂存在农人心上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煤油灯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如幽深岁月深处一只昏黄的努力睁着的望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一块薄铁皮弯卷成铁钉粗细的圆桶,插进废弃的墨水瓶盖,穿进捻子,倒入煤油,螺紧,哧啦——,划亮一根火柴,便点燃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昏黄的光,瞬时辟出一片光亮来,把一家人团结在一起,把孱弱的希望团结在一起,把暗淡的乡村岁月团结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没有月亮的夜里,星光离得那么远,星光只为夜空亮。幽深黑暗的山村,只有煤油灯亮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在农人看来,没有了煤油灯,夜的大部分内容都是阴影,罩在心头,罩住梦想,展不开一个个日子的笑脸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煤油灯是山村夜晚的星星。亮光里,去牛羊圈的木槽里添上草料,给躺在土炕上感冒发烧的婴孩喂吃药水,要坐在屋檐下搓掉玉米棒上金黄的玉米,给雨夜借宿在家的饥渴路人端去一口茶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煤油灯的光,更像熬夜做针线活的母亲红肿的眼。拿针尖挑去灯芯上的灯花,昏黄的光更亮一些。拿针尖伸进额上的发丛擦擦,锈钝的针尖更利一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未竟的梦,似乎借助煤油灯的光,就能追赶一下,就能牵住远处幸福生活的衣襟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有光亮的白天不够用了,该做的农活没时间做了,就用煤油灯的光,把白天拉长一点儿、拉宽一点儿,把光明的面积扩大一点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有时,煤油灯披一件玻璃罩的外衣,隔开大风、黑影、恐惧,陪伴农人一块儿外出,急农人之所急,想农人之所想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煤油灯,是农人心头的一方晴天。
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相关文章
  • 没有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德阳市教育科学研究所(www.dyjks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15658475@qq.com 蜀ICP备06012040号